临近年底,多地垃圾分类开始“冲刺”。郑州市城市管理局宣布,12月1日起《郑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》正式施行。从11月1日开始,《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标准》正式实施。除了相关法规的施行,一些地方开始积极“撤桶并点”。


“我们小区从国庆节开始就撤桶了。”一位家住白云区的广州居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他们小区是定时定点投放垃圾的试点。


在各地积极推行垃圾分类的同时,如何降低不断上升的垃圾清运量?


年底多地冲刺垃圾分类,人均每日垃圾清运量京沪居前两名


奖励还是惩罚


2018年,北京的垃圾清运量再次增长,平均每天要清运2.67万吨生活垃圾。如果用2吨的垃圾车进行清运,需要1.34万辆才能全部运走。


大量的垃圾如果无法循环利用,不但会造成资源浪费,而且有可能导致“垃圾围城”。


11月4日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在2019(第二届)环卫一体化高峰论坛上透露,预计明年1月份,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会获得通过。


很多地方在垃圾分类条例的出台上,已经走到了北京前面。郑州出台的管理办法规定,将生活垃圾分为四类,包括厨余垃圾、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。未按生活垃圾分类要求投放的,由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部门责令改正;拒不改正的,对单位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,对个人处50元罚款。


郑州的管理办法在个人罚款上,明显低于其他城市普遍200元以下的标准。


11月1日,浙江省《分类标准》正式实施,根据规定,未分类投放生活垃圾且拒不改正的,对个人处200元以下罚款,对单位处5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。此外,还有针对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管理责任人、生活垃圾收集、运输单位未按照规定的相应罚款。


不过,惩罚只是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中的一部分。11月1日,《深圳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激励办法》正式实施,对生活垃圾分类好家庭将通报表扬并补助资金2000元,生活垃圾分类积极个人获得通报表扬并补助资金1000元。


深圳市财政每年安排生活垃圾分类激励补助资金最高限额3125万元,采用“以奖代补”的方式,按照各区每年实际拨付的生活垃圾分类激励补助资金的50%,对各区予以经费补贴。总补贴金额共6250万元。


“经济惩罚和奖励,二者不可偏废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生态法研究室助理研究员、法学博士林潇潇表示,对违反垃圾分类规定的行为设定罚则,意味着将垃圾分类确认为一种规范义务。但设置罚则毕竟是对公民权利的克减,必须合法、合理。


林潇潇认为,正向激励可以采取经济激励的做法,但不一定需要设定太高的奖励金额。关键在于通过灵活的形式设计,让群众感受到合规行为能够获得肯定。


以湖北省宜昌市为例,当地组织志愿者进入社区,协助居民进行垃圾分类,同时对居民的分类行为进行评估、给予积分奖励,居民通过积分可以兑换肥皂、垃圾袋等日常生活用品。


撤桶并点的难与易


垃圾分类条例的出台只是第一步。垃圾分类实施的关键,在于定时定点投放和“撤桶并点”。


“今年垃圾分类的高潮是由上海强制垃圾分类引发的,之后各地都纷纷跟随。”E20环境平台执行合伙人薛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关键就是在于强制手段,其中又以“撤桶”为重要标志。


其他地方针对垃圾分类,一开始都是奖励为主的,在上海强制政策出来之后开始纷纷效仿,并快速推进。薛涛表示,很多地方针对垃圾分类,条例上写了处罚措施,但是如果没有撤桶并点和定时定点投放等措施强制就有没用。


“撤桶并点”推进太快,也容易出现问题。广州一些小区撤桶后发现垃圾分类投放点建设跟不上,又恢复设桶。


上述白云区居民表示,他们小区实行“柔性化管理”。小区有志愿者,如果没分好,他们也会帮忙。小区1千多户居民,在居民群里面没人抱怨什么,大家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针对“撤桶并点”,很多地方政府也在想新招。广州市荔湾区拟采购的183套设施硬件,其中一款计划在多个小区设置的“楼道撤桶”定时投放桶点,可在居民投放垃圾时自动感应并播出提示音,弄脏手了还可以获得擦手纸巾。


“垃圾分类势在必行,但作为一项可能给群众带来不便的措施,垃圾分类在推行过程中需要尤为注意减少给群众生活带来的负担。”林潇潇建议,除了积极进行宣传教育以外,政府还需要完善相应的基础设施,并以补贴等形式减少群众的经济压力。


年底多地冲刺垃圾分类,人均每日垃圾清运量京沪居前两名
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
城市垃圾清运量不断增加


垃圾分类条例设置与推行,还要与垃圾减量的目标相适应。
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很多地方垃圾分类条例的出台,伴随着地方垃圾增速放缓的目标。


以浙江为例,2018年,该省城镇生活垃圾年增长率控制在2%以内。2019年,该增长率还要继续缩减到1%以内。2018年,浙江省垃圾清运总量为1474.6万吨,较2017年增长1.37%。


大批地区的垃圾清运量仍然在快速增长。以北京和上海为例,2018年垃圾清运量分别为975.1万吨和784.7万吨,较2017年增幅达到5.44%和5.60%。如果计算常住人口的人均一日清运量,北京达到1.24公斤,上海达到0.89公斤,在全国排名第一、第二位。


全国的垃圾清运量也在持续增长,近年来垃圾清运总量年均增速超过5%,其中2015年-2018年较上一年增速分别达到7.18%、6.37%、5.69%和5.59%。


薛涛指出,垃圾清运量提升有多种因素影响。首先是环卫的服务的提高;其次是城市化率的提升,导致垃圾清运量的提升;第三是城镇个人生活品质和生活习惯的变化,比如快递、外卖包装盒等垃圾的数量明显提高。


“我们的数据是,发达的一线城市,垃圾人均日产生量在1到1.2公斤之间。”薛涛说。


如何通过垃圾分类来实现垃圾减量?


林潇潇表示,从国际上看来,只要保证垃圾种类划分的科学合理,以及处理方式的对应有效,实现垃圾处理的无害、减量是没有问题的。以东京都废弃物填埋处理厂为例,280万吨以上的废弃物,在经其分类处理后剩余36万吨。可见,垃圾分类处理对于实现废弃物无害化、减量化而言具有重要意义,而其中的关键不仅在于源头上的垃圾分类,更在于根据各类垃圾的性质,采取最为有效、合理的处理方式。


薛涛表示,垃圾总量降低需要改变生活方式。针对垃圾总量减少的措施,一般是在收费端,就是对垃圾进行计量收费,才有可能真正出现总量变化。


2018年发布的《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》提出,到2020年底前,全国城市及建制镇全面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。这意味着,垃圾收费制度的建立,将和垃圾分类共同推进。


我来说几句

不吐不快,我来说两句
最新评论

还没有人评论哦,抢沙发吧~